歡迎您,來到泰州生活資訊!
聯系電話:      投訴及投稿郵箱:

3億或打水漂?美國超跑挂羊頭賣狗肉 好萊塢巨星

2019-07-31 09:17 來源:未知

  近日,号稱擁有“世界級超跑”的江蘇賽麟在鳥巢舉辦了聲勢浩大的品牌活動。據了解,此次活動極盡高調,無論是事前的大批廣告預熱,好萊塢巨星傑森斯坦森代言、一線流量小生吳和知名電視節目主持人華少的助陣,都吸引了不少眼球。

  但這也引發了部分人士對賽麟的質疑。除了産品布局外,真假超跑身份,以及董事長的經曆、造車資質等問題,都讓它蒙上一層神秘色彩。同時,它也遭到部分網友的吐槽,“想起了國内其他的,确實……可是像蔚來,好歹有點幹貨,這個完全是扯淡”;“從我家電梯的廣告裡看,我以為是超跑的表演節目,沒想到是老頭樂的發布”;“有點挂羊頭賣狗肉”……

  據了解,江蘇賽麟成立于2016年6月,注冊資金高達100億元,經營範圍包括汽車零部件制造及各類商品進出口業務等。總投資178億元的賽麟汽車項目,是南通市迄今為止單體總投資最大的制造業項目,已被列為江蘇省“十三五規劃”重大項目。

  據天眼查顯示,江蘇賽麟共有五家股東,其中占股33.42%的南通嘉禾科技投資開發公司,為江蘇省如臯市100%控股的投資公司;而另外四家以知識産權作價,合計出資66.58億元,占股66.58%的股東,其實際控制人均為江蘇賽麟法人代表王曉麟。

  賽麟造車能走多遠?會是下一個寶沃嗎?時間财經多次聯系了江蘇賽麟方面,截至記者發稿,對方并未回複。

  部分業内人士告訴時間财經,國内市場對賽麟的認知度不高。近幾年,由于宏觀經濟等方面的原因,超跑市場并不好做,誰能最後活下來很難說。主流超跑品牌,背靠母公司,情況相對好點。小衆品牌要拓展中國市場,将難于上青天。

  如此盛大的發布會,要花費多少呢?據華夏時報通過場地、傳播、搭建與明星邀請等方面測算,賽麟投入可能接近3億元。其中,傳播費用占大頭,分衆傳媒樓宇廣告以及其他媒體的傳播費用,累計金額約2億元左右。這也讓2017年底蔚來五棵松體育館8000萬的發布會,相形見绌。

  更誇張的是,在活動當天,家住北京順義、朝陽、昌平等多個北部區縣的市民都收到一條短信,由于國家體育場舉行重大活動,8号線點後關閉國家體育場站。

  在官方介紹中,被稱為“美國超跑”的賽麟,到底是何來頭?據了解,1983 年,著名賽車手史蒂夫·賽麟(Steve Saleen)創立了汽車公司賽麟(Saleen)。成立初期,賽麟公司以改裝福特野馬和雪佛蘭Camaros而聞名,本質上是一家賽車和高性能車改裝廠。

  真正讓賽麟為世人所知,是2000年發布的超跑Saleen S7。初代車型要價 3000萬元,每年僅生産 4 台,憑借3.8 秒的百公裡加速以及高達 325 公裡的極速,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快的超跑,也是當時唯一能在美國公路合法行駛的動力超過 500 馬力的超跑。

  與此同時,它的賽車版本S7-R開始全球各大賽事中亮相。官方給出的一組數據顯示,它連續三年包攬法國勒芒 24 小時耐力賽前三甲,過去36年間參加了500+次世界級比賽,獲得了246次前三名,171次最快圈速,133次排位賽杆位……

  但部分業内人士卻表示,S7-R的的賽道成績一般。僅僅在2010年勒芒24小時賽中,拿到過一次LMGT1組的冠軍(全場第13,勒芒24小時耐力賽按賽車級别分組,既有全場名次,各組别也有單獨排名)。

  他還表示,相比法拉利、蘭博基尼等知名品牌,賽麟的名氣、技術和資金有限,後續發展的空間很小。歸根結底,賽麟是一家極為小衆的超跑作坊,S7也終究是一款典型的小衆超跑。據了解,S7從2000年生産到2009年,之後賽麟僅有的超跑産品線便無更新産品。

  直到2014 年,賽麟被王曉麟收購,2017 年宣布将在江蘇如臯國産,之後才有了新跑車S1和S7勒芒版。至于具體的交易細節,目前無從得知。時間财經從賽麟美國官網的一份公開文件發現,2018年4月,他們與中國合作夥伴續簽了賽麟S1的設計和開發協議,并獲得了190萬美元的合同預付款。

  給賽麟蒙上神秘色彩的,除了美國豪車身份,還有創始人王曉麟。由于與原華晨汽車創始人、董事長仰融的“恩怨”,王曉琳在汽車領域一直備受關注。據了解,仰融和王曉麟曾在2007年達成協議,仰融負責提供汽車項目的啟動資金,王曉麟負責汽車項目的融資和商業運作,同時幫助重振仰融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——遠東金源集團。随着合作的深入,雙方的矛盾日益加深,最終分道揚镳,徒留一場官司争奪戰。

  此次發布會後,王曉麟又跟車評人“杠上”了,還引發了一場“賭局”。據了解,此次賽麟帶來了四款車,賽麟S7勒芒特别版、賽麟S1、賽麟邁客及邁邁。因為一篇文章質疑邁邁(A00級電動小車)是“老年代步車”,王曉麟連發多條微博,怒怼該媒體在沒摸過該車就下結論,并聲稱“邁邁是一款大小、性能都超越奔馳smart的城市電動小跑車”。

  随後,雙方敲定了8月進行賽道賭局。據媒體曝出的王曉麟朋友圈顯示,他還下了更大的“賭注”,“如果我們輸了,我退出汽車界;如果媒體人輸了,他們退出汽車媒體圈”。

  不容忽視的是,賽麟在生産資質的問題上,一直諱莫如深。即便是在近日鳥巢發布會上,王曉麟僅表示,賽麟的合作方應該是一家目前還在正常投産的企業。

  據了解,汽車生産資質的獲取有兩種路徑:一是主動向國家發改委申請新建純電動乘用車企業生産資質,二是采取“借殼”生産模式,收購擁有乘用車生産資質的整車廠。

  據财聯社報道,江蘇賽麟的生産資質來自青年汽車。賽麟已通過與青年汽車的合作,解決了其生産資質問題。據賽麟内部人士透露,公司旗下首款産品——通過青年汽車登上工信部産品目錄的城市電動車MyCar,“肯定于今年年内開始銷售”。

  雖然資質無關造車,但還是加重了人們對賽麟的疑慮。此前的2019年5月,青年汽車因為發布“加水就能跑”的水氫發動機,引發社會巨大争議。同時,2017年,青年汽車集團因新能源客車“騙補”,曾經遭工信部處罰。

  購買國外落寞品牌,在國内重新推出助其重生。這樣的操作,是不是像極了之前“BBBA”故事中的寶沃?希望賽麟不要最後落得“賣身”的下場。

編輯:admin